爱家乡志愿者公益联盟-爱家乡-家乡号
|
|
|
|
|
|
|
|
|
最新提示:
   热点文章
  联盟快讯
  信息公告
  家乡驿站
  帮扶中心
  家乡学院
  资料下载
  乡医工程
  乡村振兴
  心灵影院
爱家乡志愿者公益联盟-爱家乡-家乡号 > 家乡驿站 > 文章内容
图文:乡愁,泊在故乡的港湾
时间:2018-09-24 10:05 来源:未知 作者:家乡号 点击:
湖北日报讯
  湖北日报讯

  图为:云来云去国画李剑作

  姜锋青

  端午的雨声中读刘国安的诗,没有听到龙舟大赛的铜鼓响遏云表,没有听到岸边如潮的呐喊和劈风斩浪的桨声,耳畔只有一叶乡愁的小舟咿咿呀呀摇来,泊在他柳絮如烟的故乡港湾。刘国安的诗作让我的案头弥漫起腥腥甜甜的湖乡气息。

  美国诗人弗罗斯特写过著名的诗篇《未选择的路》,里面有这样的句子:“一片树林里,分出两条路—而我选择了人迹更少的一条,从此决定了我一生的道路。”刘国安选择了一条寂寞的小径,一条通向诗歌梦园的蜿蜒小路。他在故乡高中的小木桌上,就开始以诗画梦,写下一行行参差不齐的句子,歌唱故乡驼峰似的山、碧玉似的水,还有那山背上的明月,水中央的渔火……无论走向多远,乡愁都装在他的行囊中:

  “怀揣一枚故乡的明月/东奔西走/携带一串田垄的露珠/闯北走南/背负的行囊/有妻儿的丝丝牵挂/父母的声声叮咛。”(《思乡的泪滴,常将我灌醉》)

  我见过不少的诗人,尽兴于都市时尚,走进高架桥、快速路、步行街、别墅群、摩天大厦、购物超市的水泥森林后,所有的欲望便翩翩起舞,沉湎于“全球化”背景中的繁华世界。那些流淌着乡村往事的田野风景,那些哺育过自己生命的湖泊、河湾,都日渐陌生、遥远。而刘国安却视故乡为“永远的生命襁褓”,梦中也“常忆家乡红薯香”,他子规啼血般深情地歌唱:

  “终于有一天/我梦见/自己身披一张精美的邮票/飞回故园温馨的港湾/我梦见/自己脚踏一块轻盈的滑板/用流动的弧线/链接千山万水的旅程/我梦见/自己手持一把锄头/把思念作为底肥/植入诗行/在心灵深处长出—郁郁葱葱的春天”(《思乡的泪滴,常将我灌醉》)

  徜徉在刘国安的诗世界,成为我怀旧思乡最为动情的阅读经历之一,他的诗有那种令人心头一亮的色彩和温度,他的声音像童年时代的麦笛那样婉转而悠扬,他“口含一块幸存的美玉,将不能轻易倾吐的献辞”唱给生他养他的梁子湖,从此,故乡便在他笔下日日舞着,夜夜歌着,唱故乡的鱼和鸟,唱故乡的莲与藕,连故乡的“烤红薯”也成为他子夜梦中的守候与叹息:

  “一只红薯/躺在城市街口的烤炉上大汗淋漓/他匆匆进城/忘了带户口本/也来不及与母亲打招呼/一袋烟功夫/乡愁被烤糊/瘦弱的身躯转眼间/成为一张红唇的甜点心/遗弃在路旁的心思/忐忑不安/生命的翅膀/从此梦断蓝桥。”

  这里的“乡愁被烤糊”,红薯被烤“成为一张红唇的甜点心”是刘国安的传神之笔,诗句精短、简劲,却想象吊诡,质地透明,从中可以感受到时光深处的乡愁和忧伤。乡愁不是含在嘴里的口香糖,随时都会被吐出来。乡愁是诗人内心最美丽的疼痛,它保鲜了故乡儿子的天真与质朴,并开发了他奇幻的想象力—他把农民工比作伟大的蚂蚁:“一截水泥管/躺在马路边晒太阳/几只蚂蚁/带着地壳的余温/爬进去/黄昏/一对拾荒的夫妻/在水泥管的这头/借着路灯/小心整理/纸币的褶皱/另一头/几个民工领到工钱/啤酒的泡沫/误伤了/升起的月亮。”(《蚂蚁》)这个满脑子怀念家乡、悲悯农民的青年诗人常作这样的慨叹:“又不知/到时有几只红薯/要进城受炼狱/城里的红薯叫人带了话/日子总得要继续/只希望村里几个叫‘苕货’的同伴/比他过得好。”
刘国安的诗歌与故乡梁子湖密不可分。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,梁子湖山水“这一幅怀旧的底片”,便成为他诗歌创作不竭的主题。他肯定没有料到,文学表达与地域维度的关系会越来越成为炙手可热的话题,福克纳的约克纳帕塔法、马尔克斯的马贡多、鲁迅的鲁镇、沈从文的湘西、莫言的高密东北乡,因了这一切,让荣格“扎根于大地的人永世长存”这句话带来一种新时髦,越来越多的作家在“接地气”的热潮中,抓住已经飘忽消逝的“故乡感”,掘地三尺地寻找“故乡”。刘国安却从来用不着刻意地“开采”故乡资源,他写或不写,故乡都在那儿,故乡就是他日日经历着的人和事,就是梁子湖碧青水面飘来的渔歌号子,就是夜夜闪烁在老屋顶上的星星。因此,所有的孤独与悲怆都植根现实的土地,错杂着生生不息的根系,盘旋往复在他的诗笔下。所以说他创作是有根的,是带着地气的温热的,他从未停留于外在的追求与表现上,而是尽力让诗歌直达内在的诗意。

  “诗的世界是没有边际和限度的,但必须是有方向和高度的。”刘国安的诗“不曾怀揣伪装和城府/不曾提防算计和中伤/无我状态的袒露心迹/真空状态的坚守纯真”,他有属于自己的方向和高度,祝愿他百尺竿头,写出更多有情有味、有勇气有生命的好诗。



(责任编辑:邢佳林 安燕洁})